江西新余厅官周建华二审由死缓改判无期

发布时间:2015-04-20 10:39:40
江西新余厅官周建华二审由死缓改判无期  2012年底周建华从看守所传出的字条显示,上面有“怕我举报影响苏的提拔”等内容,但这些字条、信件当时只在周建华与妻子梁某之间传递,并未对外扩散。摄影/翻拍:徐菲    2012年底周建华从看守所传出的字条显示,上面有“怕我举报影响苏的提拔”等内容,但这些字条、信件当时只在周建华与妻子梁某之间传递,并未对外扩散。摄影/翻拍:徐菲 新余市金玉满堂大酒店,被当地人议论背后有周建华及其儿子的身影。摄影/翻拍:徐菲 新余市金玉满堂大酒店,被当地人议论背后有周建华及其儿子的身影。摄影/翻拍:徐菲 卷入风波的“新余高专”老校区300多亩地块,如今正计划变成临街的商业楼区,这宗地块背后是否存在官商勾连,是举报的争议所在。摄影/翻拍:徐菲   卷入风波的“新余高专”老校区300多亩地块,如今正计划变成临街的商业楼区,这宗地块背后是否存在官商勾连,是举报的争议所在。摄影/翻拍:徐菲

  据新华社电 江西省新余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周建华受贿上诉一案,经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于24日上午在宜春市公开宣判:以受贿罪改判周建华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追缴周建华犯罪所得赃款赃物,上缴国库。

  江西省高院经审理查明,上诉人周建华利用职务之便,在干部提拔、工作调动、工程承揽、酒店建设、矿山纠纷、诉讼案件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或者索取他人贿赂共计人民币1006 .3114万元、美元1.2万元、港币15万元、金条3根(每根重50克)以及价值人民币23 .58万元的财物,其行为构成受贿罪。江西省高院综合考虑周建华犯罪的具体事实、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周建华去年一审以受贿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追缴犯罪所得赃款赃物,上缴国库。

  去年7月一审被判死缓的周建华,在今年6月14日全国政协原副主席、江西省委原书记苏荣被宣布落马后,引发广泛关注:家人及律师称周建华被“双规”是因为举报了苏荣妻子,而遭到苏荣的打击报复。

  但是,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张本平11月14日在中纪委监察部网站进行在线访谈时谈到,苏荣被查的线索,是由巡视获得。一名权威人士也向南都记者透露,苏荣被查与周建华举报没有关系,网传周建华出事前曾冒死举报苏荣,这是周试图将其贪腐问题混淆为政治迫害。

  究竟是被构陷的“打虎英雄”,还是反腐重拳之下的一只“病虎”?南都记者就此进行了多方调查。

  “老干部”举报信

  最关键的一封举报信来自他的身边人——市人大常委会的一群老干部

  2012年元旦前的一天,江西新余市委大楼后的家属院,58岁的市人大干部李洪(化名)散步中遇到多日不见的“周老板”——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周建华。

  私下里,李洪习惯喊他“周老板”、“老大”,“他也喜欢这样叫他”。作为曾是省委党校的老同学、多年的老搭档,李洪劝他不要再闹了。“他当时比较狂,说‘我要死,他也死,他有人,我也有人’。”

  周建华口里的“他”,是时任新余市委书记李安泽。在周建华后来透过家人及律师向外传递的信息中,周建华自认被查是源于和李安泽的争斗,在他2011年4月向监察部匿名举报、当年7月再次向巡视组反映李安泽与苏荣妻子在一块土地的出让中存在腐败问题后,遭到了报复。

  这是李洪见到周建华的最后一面。2012年1月4日,回到南昌的周建华被省纪委“双规”。

  南都记者调查获得的信息显示,启动对周建华调查,最早始于一系列针对他的举报。其中最关键的一封举报信来自他的身边人——市人大常委会的一群老干部。

  从后来案情发展观察,这封来自老干部的举报信,是江西省纪委启动对周建华调查的导火索。

  在此之前的几个月内,中国各地迎来5年一次的党委大换届,新余四套班子党委的换届在当年9月份完成。熟悉周案人士透露,换届期间,江西省委组织部就发现新余四套班子之间存在班子不稳定的苗头,集中体现在市委书记和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和几名副主任之间存在矛盾。

  由是,当年11月,江西省委组织部联合省纪委等几个部门,率先就周建华的廉政情况开展信访调查。“当时就查出来,周建华有一定的问题。”该人士透露。

  一份有关查处周建华的材料显示,在调查中发现,其在新余市干部群众中“官声不好,口碑极差”。被发现的问题包括私设“小金库”、生活奢靡人称“茶主任”、强占公房建用于个人娱乐的“周公馆”、道德败坏与下属通奸等。坊间曾流传周建华“养了一条狗、娶了两个老婆、生了三个小孩、分了四套房子、开了五个茶庄”。

  当年11月30日,江西省纪委对其有关违纪问题初核,专案组进驻新余。

  “双规”

  周建华“双规”期间交代了近100单受贿事项,但在其案件移交法院审理后又予以否认

  办案人员首先从新余市中创矿业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付敏入手。付敏已在数月前被抓,交代了曾向周建华行贿。

  接着,周建华的身边人——司机陈柳辰也被带走。熟悉周建华的人士说,陈柳辰跟随周建华多年,周对其如同自己的儿子。之后,陈交代了周建华的部分受贿细节。

  据介绍,周建华的儿子周德昊(与前妻姚敏建婚内所育)的朋友也被带走。2011年,周德昊的朋友参与经营的金玉满堂酒店开张时,周建华曾让新余市人大常委会秘书长刘燕电话通知新余市四套班子的人参加开业典礼,最后有17个厅级干部出席,为酒店造势。

  据南都记者了解,该酒店建设过程中,因手续不合法,属于“无立项、无土地、无许可、无规划、无资金”的“五无”项目,为此周建华曾多次与人打招呼。金玉满堂酒店事件因此也成为他落马的导火索之一。

  南都记者了解到,2012年1月4日经江西省纪委常委会研究并报省委批准,对周建华立案调查并“双规”。同一天,其妻子、儿子周德昊也一同被带走。其前妻姚敏建则保持了自由身,协助调查。最后,周建华在“双规”期间,交代了近100单受贿事项。

  不过,周建华在其案件移交法院审理之后又予以否认。他指出,办案人员曾逼其喝马桶水、扇耳光、压小腿,并以其家人的安危为要挟,逼其交代了不是事实的案情。

  但江西纪委系统一名知情人士对南都记者说,中纪委对安全文明办案有严格要求,各省(市、区)无论哪一级纪委在执行“双规”期间如有严重违法办案或出现安全事故,该省纪委书记必须当面向中纪委主要领导检讨责任,所以办案组办理周建华这样的高官,尤其会注意方式,且纪委内部也查得很严,会时常抽查监督。

  周建华在法庭上翻供后,网络传出负责周案的江西省纪委案件监察室一室副主任石军英等人也被“双规”的消息,不过南都记者从多方渠道了解到,石军英目前在正常上班。

  前妻喊冤

  通过网络等渠道公开的举报信标题为《江西省2012年1号大案——周建华巨额受贿案真相》

  2012年5月底,周建华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次年2月,周建华被检察院以涉嫌受贿1400余万元移送法院起诉。

  此后,姚敏建开始为周建华喊冤。她向南都记者自述,2013年2月的某一天,她在院子的信箱里发现一些写满字的纸片,一小块一小块的,有的写在锡纸上,有的写在烟盒背面。她认出那是周建华的手迹。但至于字条来源,她说并不清楚。

  她向南都记者提供了字条拼贴后的缩印件,其中一张落款“周建华”,日期为“2013.2.××(字迹不清)”。另提供了周建华从德安看守所转出的一封手写信复印件,日期为2013年2月21日。

  此前的2月5日,周建华被检察院起诉。

  姚敏建后将缩印件整理成举报信。从去年初开始,这些举报信开始在网络曝光,不过,一直未引起太多关注。

  去年3月苏荣离赣进京,5月,中央巡视组进驻江西。姚敏建进一步为周建华“鸣冤”,她通过网络等渠道公开的举报信标题为《江西省2012年1号大案——周建华巨额受贿案真相》。

  情势在今年6月14日发生变化。当天傍晚,中纪委通报苏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组织调查,成为十八大后首个落马的副国级高官。周建华家人及律师随即对外称,周建华被“双规”正是来自于苏荣的打击报复,不少网友称其为“冒死举报苏荣而遭报复的反腐英雄”。

  不过,周建华从看守所内流出的上述举报内容,也遭到了外界质疑,焦点之一为涉及苏荣妻子的举报内容,疑为移送司法机关之后添加。

  南都记者另外获得的几张此前未曾公开的周建华手写信显示,在2012年周建华被羁押期间,确曾写过涉及苏荣的举报内容。其写给现任妻子梁某的两张字条,时间分别为“2012年11月17日凌晨”、“2012年12月17日”,均有“揭露苏、李腐败”、“怕我举报影响苏的提拔”等内容。

  但这些字条信件当时只在周建华与妻子梁某之间传递,并未对外扩散。

  11月14日,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张本平在中纪委监察部网站进行在线访谈时谈到,全国政协原副主席苏荣被查的线索,是由巡视获得。

  一名权威人士也向南都记者透露,苏荣被查是中央巡视组在江西巡视期间发现了其腐败线索,其被查与周建华举报没有关系,网传周建华出事前曾冒死举报苏荣,这是周试图将其贪腐问题混淆为政治迫害,捞一根“救命稻草”。

  “报复”之说

  李安泽承认与周建华工作上有摩擦,但对其调查非因举报土地等问题对其打击报复

  但姚敏建仍坚信,周建华就是因举报苏荣妻子而遭受打击报复,并且她的儿子因此受到牵累。

  被“双规”前,周建华曾被信访调查近一个月。2011年12月7日,新余市金玉满堂餐饮有限公司老板杨鹏被警方带走。彼时,这家占地11亩、投资据称2000多万的高档酒店开业才42天。

  外观为徽派园林式建筑的这家会所式酒店,被当地人私下议论“后台是周建华和他的儿子”。

  杨鹏是周建华儿子周德昊的朋友。周德昊被带走后,和他住在一起的姚敏建为此曾感到不安,在南昌的她给周建华打过一个电话。

  “这哪里是信访调查?完全是打击报复。”姚回忆周建华被“双规”前的这次通话。

  不过,南都记者在江西采访期间,周建华被查前是否举报过苏荣及其妻子,苏荣最终落马又是否因为周建华的狱中举报,呈现出另一种说法。

  周建华流传出来的举报信称,2011年4月,周建华曾匿名给监察部一名领导写信,举报江西省“新余市高专”土地出让存在腐败问题。同年7月,江西省委巡视组到新余开展巡视,周建华向巡视组领导当面反映了李安泽与苏荣妻子在“新余市高专”土地出让中严重腐败等问题,巡视组当天即赶回南昌汇报。随后,周建华遭到了长达数月的调查。

  上述内容被外界解读为,正是周建华的两次举报,成为苏荣报复周建华的开始。

  不过,对于向监察部递交的那封举报信,周建华曾向律师表示,“在此举报中,我没有反映苏荣妻子参与其中的问题”。

  而对于向江西省委巡视组的举报,南都记者辗转找到一名参与对新余此次巡视的核心人士。在他的叙述中,此次巡视过程中,周建华绝未反映过苏荣及其妻子的问题。

  该人士称,2011年7月4日,江西省委第四巡视组率队进驻新余。7月5日开始,巡视组正式与新余各级官员开展个别谈话。在谈话中,周建华确实提到了对李安泽的一些意见,重点反映了新行政中心、新宜公路(新余至分宜县)问题,认为李安泽在工作中的决策不够科学、民主。在谈话的尾声,他也提到有一个工程“有位领导的夫人”插手,但是“没有具体说是哪位领导的夫人,也没有说是什么工程”。由于没有反映对象,巡视组“没有对它进行记录”。

  但周建华在会见其二审律师时说,两个小时的谈话中,他把李安泽所有重大的经济问题完整地作了反映,包括300多亩土地,苏荣老婆如何插手的事情全部说了。

  上述人士则称,巡视17天后的7月21日,因景德镇市的防洪工程出现问题,省委要求第四巡视组和其他几个巡视组一起,紧急进驻景德镇。当年10月,巡视组再次进驻新余,但周建华的谈话已经完成,巡视组没有再找他进行谈话。该巡视组人士说,事实上,那年大约12月,周建华也许已感觉到纪委在调查他,还主动向该人士打了电话。

  “他在电话里说,有人恶意诬陷他举报了省领导,希望我能为他证明,当初谈话时他并未举报过省领导”。“我在电话里就回复他,你本来就没有向我举报过省领导(指苏荣)嘛。”该人士说。

  该人士认为,可能恰恰是时间点上的一种巧合,让周怀疑自己因举报而受到报复。

  新余市委原书记李安泽于2013年初调任江西省发改委党组书记、主任,一度被周案舆论推上风口浪尖。今年8月27日被中纪委人员带走,一个多月后其职务被免。

  今年6月26日,落马前的李安泽曾在其办公室接受南都记者采访,否认对周建华的调查来自高层授意,“在查办他的案子过程中,不管是调查组还是我,没有任何人跟我们打过招呼”。

  他承认与周建华工作上有摩擦,周对他的抵触很大,但对其调查缘于长期的信件举报和群众反映,而非因举报土地等问题对其打击报复。李安泽同时否认自己插手所谓新余高专土地的幕后交易。

  卖地争议

  江西省有关部门最后的调查结论为未发现“新余高专”地块存在违规贱卖行为

  周建华举报的原“新余高专”300亩地块,如今仍横卧在市区北湖西路的一侧。临街的地块已树起一片裙楼,两边是尚未竣工的30层高楼。名为新余国际广场的这个项目已停止施工。

  周建华举报信称,2009年原“新余高专”300亩地块公开拍卖,浙江商人陈建男为低价拿地,将苏荣妻子请到新余。在后者干预下,时任市长李安泽擅自中止拍卖程序,以每亩70万元的低价协议出让陈建男,当时市价应在每亩350万元以上,致使国家蒙受近10亿元损失。

  李安泽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称,他2008年10月到新余当市长前,新余高专的搬迁、老校区的土地拍卖已摆上日程。当年时值金融危机,高专的地一度卖不出去,大概到2009年5月,时新余高专党委书记刘冬(现新余学院党委书记)告诉他,以70万元一亩的价格谈成了。“我说你期望值是多少,他说65万一亩。我问他接受这个价的理由是什么。”

  “他给我讲了几条,第一,之前有10多家(公司)来谈,没有一家谈成的,都是金融危机谈不成,现在正好有这么一个机会谈成了。第二,70万元拿出去拍卖过,流拍了,没人要。第三,国土局曾经评估过,这个地只值得60万元一亩,为了到银行多贷一些钱,让国土局写到了70万元。第四,跟新余学院挨着的中山学院一个民办学校的地,也才卖了45万一亩。”

  李说听了这几个理由,觉得有道理,答应政府帮他推动这件事。“没有任何人跟我打过招呼,我也没有跟任何人有过一分钱的交往。”李安泽当时称。

  新余学院财务处处长姚伟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说,早从2006年开始,新余高专就拿老校区土地向银行抵押贷款,先后贷过5次,每次评估价就只70万元一亩。2008年下半年,学校打算将这块地卖出。后来选了临街最好的一块地先试探行情,但这块43.75亩、底价每亩70万元的地流拍了。他认为原因是时值金融危机不景气。他出示了当年刊登在《新余日报》上的拍卖公告影印件。

  在周建华举报信中,也列举出另一块高价拍出的类似地块———新余市委党校一块80亩的老校址,地理位置条件不如高专,但卖出价是每亩320多万。但姚认为,市委党校地块的拍卖比高专晚了一年半,时间为2010年11月30日,“那时土地市场已经回暖了”。

  在周建华举报“新余高专”贱卖土地在网络流传后,江西省有关部门曾派调查组调查该地情况,最后给出的调查结论为未发现该地存在违规贱卖行为。

  “案中案”

  多名看守所工作人员和被关押人员涉嫌帮周建华带信给其家属,出现“串供”行为

  2012年5月31日,在江西省纪委对周建华违纪违法案调查结束后,周建华案移送司法机关处理,被关押在江西德安看守所,后又转至宜春看守所。

  据南都记者多方了解,在看守所关押期间,周建华案还出现了“案中案”:多名看守所工作人员和被关押人员涉嫌帮周建华带信给其家属,出现了“串供”行为。

  据调查,正是去年举报信在网络传开后,有关部门在查举报信的来源时,查出自2012年8月开始,周建华数次通过被关押人员数次带信给家人,同时也总能成功收到家人给其写的信。

  江西省司法系统人士称,正是因为上述事件让周建华案出现了重大转折,导致其家属在外为其“翻案”,而周建华则在法庭翻供。

  不过,姚敏建对前夫被认定的巨额受贿深表吃惊、连称不信。在她的印象里,周建华虽然性子直,“但不贪,说他受贿1000多万,而且都是现金,我简直不敢相信。”

  一审判决书也显示,作为被告人的周建华曾为自己辩称:他在侦查机关所作的供述,全都是被刑讯逼供的结果,都不是事实。对指控的26宗受贿事实,只承认了其中的60余万。

  然而在近乎一边倒的外部舆论之下,表面沉默的江西官场内部潜涌的却是另一种舆论场。一名熟悉周案的人士告诉南都记者,周建华确实一开始就觉得自己是被对手报复了,但一直认为这个对手是李安泽,直到移送司法机关、尤其是中央巡视组进驻江西后,周建华开始对外表示,他是因为举报苏荣而遭到了报复。

  另一名权威人士表示,从他们掌握的现有信息来看,可以确定苏荣案与周建华并无关联,对苏荣的举报线索另有其它来源。但舆论的错位对冲仍只在各自的空间弥散。

  南都记者 曹晶晶 徐菲 彭美 实习生 沈清涛

(原标题:二审由死缓改判无期 江西新余厅官周建华案再调查)

编辑:SN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