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黄山官员落马牵出招商骗局 政府倒贴数千万

发布时间:2015-05-11 13:16:01
安徽黄山官员落马牵出招商骗局 政府倒贴数千万

2015年3月16日,安徽省纪委监察厅网站挂出一则消息称,黄山市政府副秘书长于亮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组织调查。而他的落马也将一桩当地招商引资被骗的旧事牵出。

2011年1月,于亮曾兼任黄山市高铁新区开发投资公司(下称黄山铁投)总经理。2014年2月,该公司以9350万元拍得一个名为“黄山民航职业技术学院”(下称民航职院)的烂尾项目。

据悉,该项目是10年前由黄山市经济开发区引入的招商项目,但不想这个项目却是一场“空手套白狼”的骗局。它不但没有给黄山经济技术开发区贡献一分钱的税收,还致使政府倒贴了数千万公帑。

空手套白狼

2014年3月,黄山市以调整城区教育布局、改善办学条件为由,宣布计划将屯溪一中搬迁至11公里外的经济开发区,新校址实际上是由一所工程烂尾的职业技术学院改造而成,此举在当地引起了强烈争议。

近日,记者来到屯溪一中新校址工地,根据当地政府公布的文件得知,这个地块原计划的项目是民航职院,烂尾已经10年之久。在已经完成粉刷的教学楼外墙上,依稀还能看到已经被铲掉的校名。

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个所谓的民航职院招商项目,实际上却是一个招商引资的骗局。

本报记者通过黄山市屯溪区人民法院调出的一份刑事判决书显示,2006年,杭州商人张明亮与股东郑某某各自出资7万元和3万元,在工商登记成立了杭州百纳航空乘务培训有限公司。2009年1月,张明亮得知黄山经济开发区有招商引资项目,于是与后者洽谈了兴办民航职院的想法,该项目也得到了当地政府和领导的支持。2009年8月29日,张明亮与黄山经开区管委会签订了协议,约定由张明亮合计投资1.5亿,其中一期启动资金为3000万,黄山经开区为其提供行政审批、土地证办理、基础设施配套等服务。

然而事实上,张明亮当时根本无法拿出3000万元的启动资金,于是便以内定民航职院主体工程为诱饵,向浙江策利建设公司收取了3000万的“履约保证金”,并承诺一个月后归还,而这些钱都被张明亮挪作注册资本,等于未投入一分钱就启动了民航职院项目。

然而据黄山市中级法院(2013)第00016裁定书显示,民航职院所在地块的土地证所有人并非张明亮下属公司,而张明亮所持的土地证并不存在,因此其办校申请也被教育部驳回,而这张假的土地证是如何办得的,至今不为人知。

几经转手最终烂尾

据悉,当时张明亮本欲放弃民航职院项目,然而黄山经开区却并不愿让已经到手的项目胎死腹中,于是便劝说并协助张明亮继续推进这个项目。

由于张明亮并没有资金继续投入建设民航职院,为了避免项目烂尾,2010年8月,黄山经开区建议张明亮转让项目公司80%股权以筹措资金,不过最终转让也未能成功。彼时,黄山经开区和张明亮均已骑虎难下,黄山经开区只能自掏腰包为张明亮解困。

2010年12月8日,黄山新城区投资公司(下称新投公司)与张明亮成立的黄山外航签订《土地抵押借款协议》,协议约定以黄山外航所使用的土地做抵押向黄山新投公司借款1500多万元,用于办理土地证。不仅如此,据知情人士称,黄山经开区还陆续介绍其下属国企借款约2000万元供张明亮使用,但这些钱仍然无法弥补民航职院的工程款。

无奈之下,黄山经开区只能再度找人接盘,经过与多家公司洽谈后,最终在2011年12月与安徽一家文化传媒公司达成项目转让协议,后者将700万保证金打入黄山经开区账户。12月29日,经开区把首笔340万元打入张明亮账户,但张明亮没有按补充协议条款使用这笔340万现金,把其中256万打入个人账户(协议是60万),引发接盘方的不满和恐慌,于是后者要求撤销转让协议,同时向公安机关报警,指张明亮合同诈骗,但却未获立案,不过这次接盘却宣告失败。

《华夏时报》记者联系上了接盘方负责人,对方表示:“到现在还有240万元没有追回。”这位负责人表示,当时是通过黄山经开区的招商引资,他才看到了这个项目。不过介入后不久,他便发现了很多问题,“项目当时根本没有批下来,办学许可证也没有,后来我又发现整个工程质量也存在严重问题,连监理都没有。”

2012年6月16日,张明亮被黄山经济开发区公安分局刑事拘留,同年7月23日经黄山市屯溪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2013年10月30日,黄山市屯溪区法院审理此案,但是公诉机关指控的合同诈骗罪和虚报注册资本罪未获法庭支持,最终张明亮以抽逃注册资本罪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判9年徒刑,并处没收个人财产50万元。

尽管张明亮已身陷囹圄,但黄山经开区却实际上成了这出“空头套白狼”闹剧的买单者,为了填补这笔招商项目的窟窿,他们先后垫付高达3500万元公帑。

政府无奈接盘

于是,那所著名的烂尾“民航职院”就一直荒废在黄山经济开发区的一角,直到屯溪一中搬迁的通知公布后才又重新回到公众的视线。

由于迟迟无法找到外部资本接盘,当地政府只能想办法内部解决这个烂尾项目,而这个接盘方就是于亮担任总经理的高铁投资公司。

2014年2月,民航职院项目资产第三次拍卖会在当地屯光大道9号市城投大楼二楼举行,最终黄山铁投以9350万元拍得,这个命运多舛的项目终于有了归宿,但是其合理性再度被质疑。

“政府的城投公司为什么要去办学校呢?这完全无法理解。”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于亮当时所在的高铁公司举牌买下了这个烂尾工程,后来又招标花更多的资金进行新校区装修工程,“屯溪一中的搬迁和装修,可能就是要掩盖掉原来这个烂尾楼的种种问题!”

而对于这场拍卖的必要性,一些当地参与过此事的不具名人士也感到疑惑,“法律规定,主要债权人可以采取接管债务的方法接受债务人资产,可他们却偏要浪费几百万拍卖佣金搞一场拍卖。”上述知情人士称,“整个高铁投资公司的现金资产才一个多亿,也就是几乎花了所有的钱来买这个烂尾楼。”

《华夏时报》记者随后联系上了黄山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但对方以“需市委宣传部安排”为由拒绝了记者的相关采访。

(华夏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