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败是Google X的生存方式,只有Google能

发布时间:2015-04-17 12:49:31
失败是Google X的生存方式,只有Google能做“登月项目” guest??2014/09/15 17:02失败是Google X的生存方式,只有Google能做“登月项目”

Google Glass实现人与人的零距离接触? 无人驾驶汽车拯救当今交通系统?高空WIFI气球为三分之二的世界人口提供高速网络?血糖测试隐形眼镜成为糖尿病人的福音?健康人类基因图谱更改下一代人的命运?关注谷歌的人们这几年多少会被这上述的几个话题挑动起心跳,一个个“登月” (moonshots)项目层出不穷吸引眼球。

稍一观察就会发现,每一个谷歌看似胆大妄为的“登月”项目总会带有Google X实验室的标签。X实验室每一个新工程的曝光总是换来用户们强劲的期待,可问题在于等待了一年甚至几年之后这些产品还没有被投放市场,加上这些项目的研发基本不被透明,不少人会开始怀疑谷歌是不是在空放一个个鳌头搏取商业效益。

在不爽登月产品的投入市场速度慢,目标不切实际之前,不如仔细了解一下他们的开发机构Google X。今年5月,Fast Company 作为第一家被X实验室接纳的媒体,报道了这个秘密实验室背后目标和运作逻辑。其实这个实验室一开始就没有把快速研发和投入生产作为首要目标,他们专注的是至少10年后会才会转变世界的项目。

从X实验室的命名可以看出他们的野心,一开始,X只充当一个正当名字之前的代号,但逐渐人们认为它象征着一种找出10倍更好答案的精神(Solve for X),如今不少X实验室里的工程师们认为X代表了整个团队的目标:建造10年后能产生巨大效益的未来产品。

所有Google X的“登月”项目都有3个限制标准:

  1. 必须是涉及到上百万至亿万的人口的至关问题(高速网络覆盖地球全部人口,无人驾驶交通系统,绘制完全健康人类的基因图谱)
  2. 必须找出激进的,有科幻成分的解决办法
  3. 必须使用已经掌握的技术。听起来很高大上并且不切实际,即使谷歌拥有最精英的开发者也很难解决这些世界难题。

可事实确实如此,X的总负责人Astro Teller 博士承认X实验室的运作本身就一个实验:研发的失败率高,投入风险巨大,解决问题必须横跨各个科技领域,毫无约束的脱离母公司的营业范畴。我们现在很难说X的存在是不是天才的创举,因为纵观科技史还没有人使用他们掌握的资源去研发他们面对问题。

既然未知和风险这么大,为什么谷歌还要做X实验室?当今的谷歌已经站在了历史的交汇点上,就像两百年前工业革命将将来临的世界,我们不知道下一步是什么,但资金极端充足,精英汇集的谷歌拥有创造未来的本钱和能力。随着其计算能力和人工智能的交合,谷歌在互联网领域的影响里似乎已经达到顶峰,所以谷歌开始尝试开发令一个板块来增加它在现实世界的影响力,与搜索板块并行。X不失为一个良好的选择。

对于X负责人(Captain of Moonshots)Teller来讲,X实验的发展是谷歌尝试的一条其他人都没有胆量踏上的路。小型公司没有办法掌握到足够的资源来开始这些“登月”项目,大型公司认为其风险太高会导致投资人和股东们丧失信心,政府领导者认为资金不足,或者害怕一旦项目出了问题会被人定义为大的失误甚至是丑闻,研究机构顾虑项目过于复杂没办法酬来资金。如此看来,“登月”项目只有谷歌有能力,有必要去做。

“登月”项目的设想越宏大,研发过程中的绊脚石就越多越复杂,用高空WIFI气球项目(Project Loon)举例,X的工程师们希望依靠上万个两人多高的塑料气球,利用地表之上10-60千米的空气环流圈来达到全球高速网络覆盖,让数十亿人可以使用互联网,想法始于2011年,经过了3年的研发,项目组才仅仅尝试了新西兰上空的小范围实验,离最终目标差之千里,如何通过计算机算法控制成千上万个气球及时的上下轨道变动是几年来一直没有完全攻克的难题。X的工程师们和其他实验室里的科学家们很相像,每天都要面对失败的尝试,但对于这样一个特殊的团队,不断地失败尽管不是最终目标,但是却能积攒极有价值的的经验和结果。

X实验室对失败有一种独特的逻辑,Teller提到他会经常拥抱那些承认设计错误和失败的成员,“很多人对成功极端渴求,因为他们被周围的环境训练出了一种思维:如果没有成功的完成被交给的任务,就会有人对他们发火或者不满意(上司,父母,老师),几乎所有刚刚进入X的人都是如此,但是生存在X的秘诀就是忘记那套逻辑,一但经历了五十,一百次的拥抱之后,他们会对失败全然改观,开始兴奋的接纳从失败中学到的经验。”“为什么拖到明天或者下周,如果我们此时此刻就可以失败?”无人驾驶汽车和Google Glass从当年仅仅一个概念到如今已经形成气候的试验品,X实验室的失败逻辑帮了大忙。

值得一提的是,X实验室的项目尽管规模宏大并且会为很多人提供便利,它们并没有谷歌宣传的那么无私,任何一个登月项目一旦成功都将会为谷歌带来不可计算的利益,无人驾驶汽车一旦进入市场,谷歌会得到所用用户的行动信息,高空气球在为人们提供网络的同时谷歌又增加了上十亿潜在用户,血糖测试隐形眼镜和Google Glass 一样将把用户最大的喜好和需求告知谷歌,带来商机。

不管谷歌的最终目的是什么,X实验室的项目一旦成功确实有着改变世界的能力。也许逆向考古学的概念很适用于X实验室,他们创造的可能是未来20年后我们每个人将不可或缺的,只不过我们现在还没有办法看穿未来。X是未来产品的工厂。

本文作者:大龟不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