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信证券点评政治局会议:防范金融风险 支持实体经济

发布时间:2019-03-04 08:54:22
中信证券点评政治局会议:防范金融风险 支持实体经济

  核心观点

  2月22日下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完善金融服务、防范金融风险举行第十三次集体学习。会议强调,要深化对国际国内金融形势的认识,正确把握金融本质,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平衡好稳增长和防风险的关系,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推动我国金融业健康发展。

  当前我国金融领域总体风险可控,但一些长期积累的隐患应引起高度警惕。比如不良资产风险、地方政府债务隐忧、互联网金融安全问题等。金融是实体经济的血脉,积极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是我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必然要求。在党的领导和全体社会成员的努力下,我国金融改革发展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就,但目前我国经济仍存在着风险隐患,由金融大国转变为金融强国依然任重而道远。

  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是根本任务。对于金融风险,我们应当谨慎防范、主动化解,尽早矫正偏离,保障经济金融的稳定与平衡。一是防患于未然。面对金融风险就像面对疾病,需要树立预防为主的意识。二是精确治理有效控制。面对展现的风险,应当根据不同领域、不同市场的具体情况,采取差异化、个性化的办法,有计划地达成治理目标。三是巧用科技创新提高了金融风险管控效果。

  脱实向虚成为我国金融体系中的最大痛点,相当一部分资金在虚拟经济中空转,融资难、融资贵成为困扰企业尤其是小微企业的顽瘴固疾。为了解决资金空转的问题,金融业应该以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作为金融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为实体经济发展创造良好金融环境,疏通金融进入实体经济的渠道,推动实体经济和金融发展共存共荣。

  积极引导资金回归实体可以从以下角度落实:一要主动做大做强实体经济,加大对科技的投入,提高产出效率,增强自主创新能力,金融业要提高为实体经济服务的能力,提高实体经济的利润率,从源头引导资金更多入实体建设中去;二要加强对于资本运作的监管,创新金融规则与制度建设,促进各监管部门的协调联动。

  预测:2019年1月社融数据虽然有企稳之势,但当前社融增量仍以短期贷款和票据融资为主,其对实体经济的支持较为有限。整体上当前实体经济仍有下行压力。从长期上看,中国经济更多的是结构转型等中长期问题,仍需要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的逆周期加码。在金融数据有企稳之势、经济表现尚需进一步确认的背景下,债市情绪在多空因素交织的环境下较为敏感,预计10年期国债到期收益率中枢将处于3.0%~3.4%。

  评论

  中共中央政治局2月22日下午就完善金融服务、防范金融风险举行第十三次集体学习。会议强调,要深化对国际国内金融形势的认识,正确把握金融本质,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平衡好稳增长和防风险的关系,精准有效处置重点领域风险,深化金融改革开放,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坚决打好防范化解包括金融风险在内的重大风险攻坚战,推动我国金融业健康发展。针对此次会议,我们点评如下:

  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是根本任务

  本次会议强调,当前我国金融领域总体风险可控,但一些长期积累的隐患应引起高度警惕。比如不良资产风险、地方政府债务隐忧、互联网金融安全问题等。维护金融稳定与安全,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既要提高“硬件”能力,加快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建设、健全及时反映风险波动的信息系统;又要加强“软件”建设,完善监管协调机制,补齐监管短板,做到管住人、看住钱、扎牢制度防火墙。

  金融是实体经济的血脉,积极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是我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必然要求。在党的领导和全体社会成员的努力下,我国金融改革发展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就,但目前我国经济仍存在着风险隐患,由金融大国转变为金融强国依然任重而道远。一方面,我国金融资源分布亟待优化。民间投资增速下滑、企业经营面临的困难加剧,而房地产等部门却因为大量资金涌入而呈现出高价格、高库存等特征,地方政府也因为隐形债务而积压了一定的隐患。在此复杂形势下,实体经济下行会加大信用风险暴露,降低金融体系对抗风险的能力,甚至引发整个经济体系的震荡。另一方面,金融体系内部仍需加强管理。部分金融机构和企业存在监管套利,业务多层嵌套,资产负债期限错配,隐性刚兑等行为,这些问题不易发现,但却具有传染性和危害性,必须有效加以防范并逐步化解。此外,部分国家的货币财政政策调整可能会对我国金融安全造成冲击,也需要我们时刻保持警惕,积极应对。

  对于金融风险,我们应当谨慎防范、主动化解,尽早矫正偏离,保障经济金融的稳定与平衡。结合此次会议的发言,我们认为应当注重以下几点:一是防患于未然。面对金融风险就像面对疾病,需要树立预防为主的意识,越早发现不良的信号就能越早做出应对,把风险扼杀在早期,特别是要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这既需要金融机构内部定期自查,排除隐患,也需要监管部门设定监控指标,加强清理规范;二是精确治理有效控制。面对展现的风险,应当根据不同领域、不同市场的具体情况,采取差异化、个性化的办法,有计划地达成治理目标。既不能“一刀切”,也不可动摇政策定力,要把握时机,攻坚克难;三是巧用科技创新提高了金融风险管控效果。近年来信息平台建设、大数据、人工智能、5G等新技术的飞速进步,为我国支付结算、资金融通、业务审批、贷后管理等金融功能提供了极大的助力。在未来,应当继续鼓励与先进的金融科技公司进行合作,构建金融科技人才建设体系,善用金融科技提升防范金融风险的能力。四是加强协调统筹兼顾。金融领域涉及的部门机构众多,国家需要在各领域内实现协调监管,做到标准统一从而降低监管套利的可能。这既需要优秀的顶层制度设计,也需要各个监管部门杜绝“各管一摊”的推诿行为,积极履行监管职责,才能改革并完善适应现代金融市场发展的金融监管框架。

  金融回归本源,支持实体经济

  此次会议指出,一段时期以来,脱实向虚成为我国金融体系中的最大痛点,相当一部分资金在虚拟经济中空转,融资难、融资贵成为困扰企业尤其是小微企业的顽瘴固疾。为了解决资金空转的问题,金融业应该以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作为金融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为实体经济发展创造良好金融环境,疏通金融进入实体经济的渠道,推动实体经济和金融发展共存共荣。

  实体经济从来都是我国发展的根基,虚拟经济产生自实体经济,更要服务于实体经济。资金空转根本原因是资本永远涌入最具套利空间的地方,特别在目前信息传播迅速的背景下,信息套利、监管套利、跨期套利等模式,部分投资者早已不满足于实体经济传统的盈利模式。而目前实体经济不振也从客观上驱使资本脱实向虚。基于此,我们认为积极引导资金回归实体可以从以下角度落实:一方面,要主动做大做强实体经济,加大对科技的投入,提高产出效率,增强自主创新能力,金融业要提高为实体经济服务的能力,提高实体经济的利润率,从源头引导资金更多入实体建设中去;另一方面,要加强对于资本运作的监管,创新金融规则与制度建设,促进各监管部门的协调联动。

  自2018年央行多次降准,受此影响银行间资金成本趋于下行且稳定,但宽货币向宽信用的传导过程并不是十分通畅。而2019年1月社融数据虽然有企稳之势,但当前社融增量仍以短期贷款和票据融资为主,其对实体经济的支持较为有限。整体上当前实体经济仍有下行压力,首先内需方面固定资产投资仍在低位徘徊,其次消费增速也处于下行之势,再者当前企业利润增速在总需求走弱的背景下仍处于下行通道,中小民营企业的利润增速低于国有企业,从政策上需要解决中小民营企业的融资问题以及银行间体系中的资金空转问题。从长期上看,中国经济更多的是结构转型等中长期问题,仍需要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的逆周期加码。在金融数据有企稳之势、经济表现尚需进一步确认的背景下,债市情绪在多空因素交织的环境下较为敏感,预计10年期国债到期收益率中枢将处于3.0%~3.4%。

(文章来源:明晰笔谈)

推荐阅读/观看:纳税账务调整 https://www.whrdpx.com/daili/2.html